杭州長河高中選修課《邂逅西湖,分享人生靈感》,由西湖景區管委會和錢報合辦的“西湖(曉蠻腰)講師團”授課。講師包括大學教授、博物館館長、文保所所長、本報記者等。
  近日課堂上請來了杭州植物園園長餘金良,他這樣說:“清泉洗眼,綠氧洗肺,文化洗心。請青年們,暫離浮躁,回歸平靜。”
  這是一個植物園人給花樣青年們最真摯的啟發:植物是人類的諾亞方舟。
  植物園是植物的“諾亞方舟”
  植物是人類的“諾亞方舟”
  植物園,或許對游客而言就是一個旅游休閑觀光的場所,但是對於植物而言,卻是它們的庇護港、生存的樂土,是它們的“諾亞方舟”。“在座青年們,未來你們所要承擔的責任之一,可能就是保護和研究浙江省的珍稀植物。”餘金良在上課開始的講話,雖然朴素,但是把植物、植物園和人之間的關係,描畫到了一個新高度。
  在杭州植物園裡,靈峰的半山腰,有一顆被圈圍起來的已經“去世”了的金錢松,它沒有樹冠和枝葉,只是半根光禿禿的樹幹,大概三四十釐米的胸徑,但它已經站立了150多年。一般來說,植物園裡不保留已經死去的樹,那麼,它為什麼是一個例外呢?
  餘園長告訴大家,這棵古樹的死並不是因為人為或者缺水等造成的,而是雷擊。自從那次事件發生後,植物園進行了反思,正是因為沒有註意到要給這些古樹名木裝設防雷設施,自然界的意外傷害了它。
  “樹齡百年,十分珍貴。將這棵古樹長期圈圍起來,是想警示像我這樣的植物園園丁,保護樹木,不要讓今日的怠惰成為明日最心痛的遺憾。”餘金良這樣解釋這個故事。
  植物園是植物學的園地,是植物的博物館。在杭州植物園裡,有種子植物184科739屬1369種,300年以上的古樹名木125株,古樹見證無數歲月卻依舊彌堅,正如三毛說過,“如果有來生,要做一棵樹,站成永恆,沒有悲歡的姿勢。”多學院派的院長,嘴裡說出來的話,事關植物,如此委婉多情。
  他贊嘆:“從另一個角度看,對於我們自身,植物也是人類的‘諾亞方舟’——在緊張、浮躁的城市生活中,撿一個周末去瞧一瞧植物園裡的植物,哪怕只是走在植物園的小道上,呼吸一下大自然的氣息,也已足夠幸福。”
  尼克鬆曾大贊漏窗美景
  欣賞園林之美,不分東西
  20世紀七十年代,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鬆訪華,漫步到杭州植物園玉泉觀魚時,曾這樣評價一處園林天井:“這幅畫很漂亮。”
  當時他站在廊道里,與小天井一道粉牆之隔,透過漏窗,可見牆外一處靜幽的世界,白牆為底,一奇石,一株梅,一叢南天竺,一蘭花。“對植物三君子‘梅蘭竹’這中國典故,尼克鬆不一定瞭解,可是,對園林之美的欣賞,卻不分東西。”餘金良嘆。
  西方園林一覽無餘,佈局對稱、規則、嚴謹,就連花草都休整得方方正正,人工的印記很明顯。
  而中國園林則迥然不同,既不求軸線對稱,也沒有任何規矩可循,山環水抱,曲折蜿蜒,不僅花草樹木任自然之原貌,即使人工建築也儘量順應自然而參差錯落,力求與自然融合,註重具有詩情畫意般的環境氛圍,雖由人作,宛自天開。所以,“中國人設計植物園,既要是植物學家、園林學家、生態學家,還要是詩人與畫家”,餘金良說。
  植物園玉泉觀魚北側的山水園,就是出自這樣一位設計大師之手,是中國植物園園林設計的典範,每年,全國各地園林專業的大學生們都要來山水園看門道。
  “長河高中的同學們其實很幸福,我從校門口一路走過來,發現有中央小公園,水景、植物參差佈置,就像一個小型的植物園。希望同學行走時,可以放慢腳步,好好欣賞身邊的綠色。”餘院長最後囑咐:記得觀察身邊的美好。
  世界上最古老的樹:
  歐洲雲杉(又名挪威雲杉),位於瑞典中部的一座山脈上,其根系已經有9500歲,而且還在繼續生長。科學家稱,這棵樹之所以能存活如此之久,應感謝其無性繁殖特性,這意味著它可以有效克隆自己。其他大樹不可能活得如此長久。
  這棵4米高的樹,樹幹看上去相當年輕,但其根系卻已生長了近萬年。研究人員稱:“在冰河時期,海平面比現在低120米。現在英格蘭與挪威之間的許多水域在當時都是森林。這或許是一棵來自那個地方、那個時代的冷杉。”
  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園:
  意大利帕多瓦植物園,始建於1545年,是公認的世界最早的植物園。
  那裡有1550年種的穗花牡荊;1585年引種的棕櫚,俗稱“歌德棕”;1680年栽種的懸鈴木,它可能是迄今我們所知道的最古老的栽培懸鈴木;還有100餘年前引種的中國植物,如銀杏、珙桐等;北美的落羽杉,荷花玉蘭等。
  (原標題:這位實踐派的植物專家說起樹就變成了浪漫的詩人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整修

ac00achu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